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从“红皇后假说”看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竞争

2021年06月03日 10:00

生态学中有一个“红皇后假说”,此假说源自英国作家路易斯·卡洛尔的《爱丽丝镜中奇遇记》。书中的红皇后对爱丽丝说:"在这个国度中,必须不停地奔跑,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。"

这一法则在自然界的猎豹与瞪羚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对于猎豹一族来说,在一代又一代的进化中,它们拥有了坚韧的脊椎、强劲的长腿、钉鞋般的爪子和流畅的体形,有着时速约110公里的迅捷身手,大大优异于他们的祖先,然而猎豹一族吃掉的羚羊数却并没有比以前的祖先多。因为与此同时,羚羊一族也在不断进化,为了不被吃掉跑的更快。


就这样在时间的维度里,猎豹和瞪羚都被栓在红色皇后的跑步机上,跑得慢的猎豹会饿死,跑不快的羚羊会被吃掉。两方都在不断地进步,留存下来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。正如中国那句古话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”。

“红皇后假说”同样适用于当下的商业市场。面对持续发展的竞争对手,如果自身无法跟进发展的脚步,就只有被市场淘汰的结局。在疫情期间,传统的线下销售受到了巨大冲击,餐饮行业首当其冲。不少传统餐饮行业都开始利用互联网促进自身发展。


后疫情时代,租客惠就为餐饮业复产复业,斥资2000万,免费为1万家餐饮企业提供点餐系统,让餐饮业拥抱互联网,助力餐饮业再创辉煌。


租客惠云餐饮系统简介

租客惠隆重推出整合营销功能的免费互联网SAAS餐饮点餐系统!租客惠属于租客网旗下点餐系统,商家入驻点餐系统,即可共享两亿租客网租客资源。


1、租客惠的扫码点餐方式多样,小程序、公众号、浏览器、APP均可多端扫码点餐。而且支持多种平台:PC端(仅支持商家,方便管理),安卓APP,IOS,小程序,微信公众号,PAD端。

2、对于消费者也有灵活的收款设置:可以线下收款,可以平台收款,支持微信,支付宝等。方便商家和消费者。

 3、 其中商家拥有独立端口:包括店长账号,服务员账号,厨师账号,可以独立设置各个身份的相关工作权限。方便管理。

 4、 商机还可以通过系统得到互联网数据中的人性化的统计报表:销售额统计,销售量统计,单品销售量统计,最佳销售量统计。便于统计和结算。

 5、点餐系统还拥有智能报警功能:菜量报警功能,库存报警功能,人员偏离报警功能,智能高效。

 6、商家还可以通过系统进行固定资产管理,设置特色菜品推荐,特价推荐。


灵活的店铺设置功能


,助力商家全方位把握店铺。

 1、档案管理:资产档案,人员档案

 2、信息推送功能:点单信息提醒,让服务人员不丢每一单。

 3、人员管理功能:考勤管理,轨迹管理(外出)

 4、进销存管理:供应商管理,库存管理,销售关联,可以对应菜单及厨师填写的菜单用料表,自动计算并对比应剩余库存等。同时对库存量有报警设置。

 5、客户会员管理:客户会员属于商家自有,轻松建立客户流量池,客户关系管理。

6、独立的活动设置权限:可自己设定优惠券,设定红包规则,设定返现规则,针对特种客户个性化优惠等。

 7、灵活的点餐管理:支持大厅按桌号点餐管理、包房设置管理、拼桌管理、远程订餐管理,以及外卖管理。


租客网承诺,加盟租客惠平台不收取商家的入驻费用。商家不用经过平台收款,只需使用点餐系统,用商家独立的收款码也可以收款。付款秒到账,收款不扣点。租客惠点餐系统,众多商家的更优选择!



相关推荐

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,让更多租客过上美好生活!

说起现在的外卖行业确实是非常火爆的,人们工作都比较忙碌。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,很少有时间外出买饭或在家做饭,而外卖不仅方便快捷而且选择性较多,也没有时间限制,不管是早饭还是夜宵都能让租客吃上可口的饭菜。据有关数据显示,我国外卖产业链逐步完善,餐饮外卖市场逐步成熟。2018年中国外卖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.4%,达到3.58亿人,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,其市场发展已进入稳定增长期。“新消费”时代给外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,2018年外卖品质升级,不断延伸的市场发展趋势和下沉的市场深度,带给租客更多的便利,也带给行业更多的商机。外卖服务人群不断下沉据相关数据显示,2018年以来,中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向三四线城市移动,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.0%,降幅明显;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合计增加5.8%,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。外卖购买力持续增长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外卖用户客单价集中在21-40元区间内,占比54.6%;其次是41-60元区间,占比22.4%;60元以上占比10.5%,其中在某平台内三四线城市100元以上的订单量同比增幅为54%,二线城市为42%,一线城市为63%,外卖用户消费购买力持续增长。外卖附加值逐渐显现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,分别有45.0%和22.5%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和2-5个同事朋友和2-5个家人一起订。小编认为,随着在线外卖点餐愈发普及,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多人点餐,外卖逐渐成为社交的新潮流,成为社交新载体,逐渐走进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,尤其是在晚餐时段的租客群体中更为常见,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后,不论是按时下班还是加班回家,租客们大都喜欢在出租屋内与租客朋友一起点餐看剧刷综,享受一天当中最为放松的时刻。外卖场景不断外延2018年第四季度非正餐时段外卖点餐比例较2017年第一季度均小幅上升,其中宵夜点餐比例上升2.9%,下午茶提升2.7%,午餐则下降3.6%。小编认为,在线外卖的便利性和全天性促进了用户用餐时段的扩展,有利于提高在线外卖在居民生活中的渗透度,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广大租客朋友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,时刻为租客们补充体能,在异乡的漫漫长夜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作伴,不仅能温暖租客的胃,也能温暖租客的心。“吃穿住行”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品之一,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,每一项支出都需要合理安排,精打细算。其中房租占据了租客收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比例。不仅如此,许多租客还经常在房租、中介费、押金等支出项目上重复花钱。为了解决这一困境,广大租客的聚集地——租客网提出了“租房免押金,降低中介费”的服务口号,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,不仅能快速找到好房源,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生活成本,从而获得更高生活质量!“租房免押金,降低中介费”不仅是租客网对于广大租客的承诺,这也是租客网对于自身服务的严苛条件,致力于完成更高效更便捷的服务升级,一方面大大缩短了房东房屋的空置期,形成长久的发展优势;另一方面增加中介的客户问询量,增加成交几率,为中介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和管理,让更多租客过上更美好的生活

2020年07月16日 10:37

租客网:漂泊的滋味,租客最明白

独在异乡为异客,一个人在大城市漂泊的滋味,只有体会过的人才明白,随着城市人数不断增加,这些都促进租房市场的发展。每年无数毕业生走出学校第一件事情就是租房,进城打工的人第一件事情也是找一个合适的落脚地。近年来随着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,以及国家政策的不断调整,租房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常态,虽然租房能够缓解人们的经济压力,但是租房面临的各种套路也让无数人烦恼。例如“盛行”的租金贷问题。何为租金贷?租金贷就是,中介公司将租期内的房租进行一次性贷款,然后再每月向网贷平台还贷。网贷平台将房租一次性打给中介公司,但中介公司并不是一次性支付给房东,通常只给房东一个月、最多一个季度的房租,再利用截流的租金去吸纳更多的房源。按照这一模式,中介公司看似是做租房生意,其实赚的是金融行业的钱,如果资金链充裕,这个模式基本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。如果一切照常进行,对于租客来说也无利无害,可如果一旦出现,房东不愿出租、租客不想租或是中介公司倒闭等问题,那么问题就浮现出来了,简单明了的说就是:不管你租还是不租,贷款你是以你名义贷的,你都得还。这一模式本无问题,等据部分租客透漏,很多中介公司以“欺骗”的方式,诱骗租客签署相关租赁合同,例如以不收取中介费来吸引租客,导致部分涉世未深,社会经验的不足的租客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莫名被背上了贷款。而接二连三的长租公寓爆仓,也使得这些租客,毫不知情就欠了贷款,长租公寓租金贷危机也逐渐恶化。中介这个本应该是为租客提供服务,提供便利的职业,如今却在租客心里落下了“坑蒙拐骗”的印象。这些不遵守诚信的中介,损害的不止是自己品牌的名誉以及前途,更是给整个租赁行业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。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,租客网始终坚持以“为租客服务”,“解决租客问题”“为租客带去更好的租赁体验感”为目标,坚持“诚实守信”,一直为租赁行业的诚信典范。租客网率先采取“信用体系认证”,将诚信落实到方方面面,保障了平台用户的素质与诚信问题。其次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“保姆管家”角色,一方面为公寓主、房东、中介、房产开发商导流,轻松房屋托管,租金如期到账。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、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,规避了“虚假宣传、虚假房源、不良中介、无房可租”等问题。不仅能告别找房烦恼,快速租房落脚。还能安心租房,放心租房!作为一租客为中心,并一直坚守诚信的企业,租客网定会继续提高自身能力水平,广大租客提供更好的服务,并且会不断倡导健康,完整,并且有秩序的租赁市场!

2020年04月24日 14:31

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“瘾”暴露造血短板

没有实力的疯狂,最为致命。对蛋壳公寓(DNK.N)而言,眼看它起高楼,眼看它历波折。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,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。除疫情之外,解约风波、租户投诉、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,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。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对蛋壳公寓来说,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。3月25日,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.83万间,同比增长85.4%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.4万间,同比增长46.6%;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.5万间,同比增长156.1%。由于业务扩张,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。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,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,达64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.71亿元大增194.74%至63.99亿元,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.3%。此外,加上折旧摊销、销售和营销费用、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,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.76亿元,比2018年的38.93亿元大增163.96%。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,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。数据显示,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.37亿元,净利润率为-48.2%;调整后的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为-19.22亿元,亏损率收窄3.5个百分点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8年,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元和13.7亿元。加上2019年度34.37亿元的净亏损,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.79亿元,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现金流方面,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,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。据悉,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-19.11亿元,远高于2017年的-1.15亿元与2018年的-11.64亿元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资产负债率增至95.8%与众多行业相比,长租公寓行业堪称“碎钞机”,除了烧钱还是烧钱。蛋壳公寓身处其间,企图依靠融资,扩张版图,并形成规模效应。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,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,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。彼时,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。2019年3月,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,本轮融资后,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。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,依然获得1.9亿美元的D轮融资。凭借资本市场的“青睐”,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,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。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,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。在负债方面,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.06亿元,同比增长54.48%,负债总额为86.26亿元,同比增长79.11%;资产负债率为95.78%,同比2018年增加了13.16个百分点,居行业高位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在长租公寓市场中,蛋壳公寓扮演着“二房东”的角色,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。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,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、回款周期较长。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,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,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。对蛋壳公寓来讲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.7%,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%,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;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.3%。同时,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。鉴于疫情影响,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。为此,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,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,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。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,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。2020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,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.75亿美元。可惜上市即破发,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,以每ADS13.5美元的价格出售,融资额度降低至1.3亿美元。4月2日,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。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,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,当天就下跌11.73%;4月6日再跌去23.03%,收盘价报5.85美元/股,相比上市发行价13.50美元,两个月内下跌56.67%。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,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。融资过度依赖“租金贷”投诉风波连年走高显然,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,即是“租金贷”。所谓“租金贷”,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,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,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,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。“消费分期贷款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,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。然而,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,“金融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出现异化,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,并形成资金池。目前,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。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,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.4亿、21.3亿和31.6亿元,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.3%、75.8%和67.9%,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%、88%、80%。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,但远高于《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》中的相关规定。该规定要求,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%。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,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。年报显示,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.52亿元。其中,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.41亿,占比高达68.47%。来源:百度百科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,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。可以肯定的是,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,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,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。此外,在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,又陷入了“两头拿”、发“国难财”的舆论风波之中。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。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,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。归根结底,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,靠服务取胜。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,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,提升服务品质。可以预见,盈利模式不破,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。[责任编辑:于雷PT032]

2020年04月21日 02:32